周小河

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日lof啊!!是手先动的……

【狮心】言灵

*濑名日记

*言灵paro私设 失败的童话风 睡美人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我怕他最近会心情很糟,但是去找他的时候正好在睡觉。

他可能一时半会儿也不想见我,我明天再去看他。

2

他昨天一天都没有醒,果酱没有的动,也没有新的歌。我去找了吸血鬼朋友凛月。他说这是言灵的诅咒,需要正确的人说出那句正确的话才能解开。你问我言灵吗?大概是话语里藏着的,可以改变人思想的神灵哦。

那什么正确的人呢?凛月回答说,一般情况下是最在意的那个人。我想了想,发现我不知道他的家在哪里,也不知道他去过哪些地方,更不知道他认识谁。他只是一个不知从何而来的吟游诗人,唱着这个世界都不值得拥...

【狮心】夏日的虚像

 @レオ泉レオ深夜60分 是跑题的选题:夏日的终结

*还是巨短的紧急摸鱼 最近在搬家累到虚脱
*幻想Leo出场

1

夏天结束的时候,Leo回来了。

濑名问了一句:“你为什么现在才回来?”

“因为濑名不喜欢夏天。”

他没有多想,回答道:“我的确不喜欢夏天,但我不是不喜欢你。”

“是吗。”回应未置可否,“所以我应该在夏天回来吗?”Leo停下来,踮着脚凑近他,仿佛下一秒就要失去重心落在他怀里。濑名不知道应该退后好还是向前接住他,只好局促地站在原地。

Leo得寸进尺地握住他的手,肌肤相接温度交换,心中的存在感一下占去了理智的大半。

“所以濑名喜欢这样吗?”...

【不动行光】有关自家e2的小故事

*没有hsb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诶今天的e2我不用去吗?”不动疑惑地看着编队。

“啊,这是你不知道的事情啦。这次的编队是你来之前战扩的队伍,现在刚好大家都修行结束,就试试再走一次啦。”

“是的。那时候的事情都还记得一点呢。”宗三也说道。

“我们三个都练到满级你还没来什么的……”

“药研这又不是不动的错吧!”

不动有些好奇也有些愧疚,他来之前的本丸是什么样的呢?

“也没什么,”安定兴趣缺缺地和他讲,“普通地过日子,攒攒资源做做日课,和现在也没什么差。顶多是跑的图不同罢了。”

“但是还有三四个月出不了新刀,被隔壁秀到崩溃的事情喔。”清光从一边插嘴道。

“对对。后来是杵...

【狮心】爱上你的那一天

@レオ泉レオ深夜60分 选题热感冒

*是紧急摸鱼 巨几把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刚认识濑名泉的人会觉得他其实挺容易表露感情的。比如该骂人骂人,该生气生气,不该欺负后辈也欺负后辈。

世界上所有人都知道最适合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是ts的签名初回限定新专;但是世界上没有人知道他床头的裱画是那年圣诞节Leo亲手誊抄好送给他的乐谱。

当然也没人知道就算电梯里信号有一茬没一茬他在急着干啥。

“我下班了。今天摄影棚这边有上次你没去成的那家蛋糕店,要不要带点什么过去?”

“呜哇是sena——!要吃要吃!带薄荷冰淇淋好嘛?今天有点嗓子痛想吃清凉的!”

“等会看到有...

成分

es:Leop(狮心 敬Leo/斑Leo友情向)
刀男:安定 不动行光双担
小排球:及川p
灵能百分百:律p

无差love

名字是地方志里的梗凑出来的

头像是椎名鲷造的鲷鱼烧(真的

【狮心】北极星/Polaris

鸣上岚悄然伸出手,拽住了Leo的衣领。

“说好的王干什么都可以呢呜呜呜——”

“是是是,那就让你的骑士跟着好了。”他把Leo往濑名怀里一塞,“泉ちゃん要看着不能让他乱跑哦。”

“セナ!”Leo对刚刚的教训毫无触动,从濑名怀里抬起头,又开心地接话,“我们去吃章鱼烧好不好!”

濑名面无表情地牵起他的手,轻哼一声作答。

直到他们俩被夏日祭熙熙攘攘的人流带走,司才后知后觉地开始抗议岚擅自支走Leo的行为,或者说只是在抗议和Leader的相处时间再次减少。“能跟着王跑是只有泉ちゃん可以做到的事情哦?”鸣上前辈安抚地拍了拍新人的肩膀,“你想知道的事就问我嘛~”

岚是Knights的记史者。五人...

炸了炸了

宜达太太 @やすひこ 的安定cos本《思い出》repo! 

收到本已经很晚了,估计是最后一批。在手上见到了才知道真的有那么美!仅仅是静止的画面而已,是怎样能做到如此的诗意呢……

宜达太太的安定是我见过最好的!世界第一的安定!!清秀又锐利的安定!幸福的时光里那么可爱,却又在战乱中送走了他最重要的人们;平静的眼神里都蓄满悲伤,好像又渺小又孤独地一个人活着。

托太太的福又懂了一点安定极化信!他为什么会说出那样的话,为什么最后连头发都不再束起来、清爽又简单地、连平静的微笑都不带着这样回来了:因为他重新有了真正会让他微笑的事物。蓑衣下他的笑容,是和之前所不同的、真的像...

【极东】妄言/Vain

*ww2战后 亚太和平乐观主义者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

一到见面的时候,过去的事情就会格外清晰地回想起来。除此之外的时间,他一个人生活着,仿佛那些事情本来就不应该被记住。

撇去了虚妄的梦想和膨胀的承诺,他有点回到现实来了。阴霾天空,饿殍遍野,在夹缝中苟活的自己,被核辐射和污染侵蚀着——就好像开战前的日子,他一面从木门崩裂出的缝隙中偷看外面的天空,一面被屋内的厮杀溅上红色的污渍。

“好久不见。” 他低下头,被海上的潮热压得喘不过气。

他没有指望对方原谅自己,甚至没有勇气抬头看看他。要说为什么是他,其实并不因为憎恨,如果一定要说的...

笑死了 去年太太们出的小排球吧唧 明明抽到了cp但是自己吃的和本命及川一个也没抽到
不过抽到了小岩
并且把抽到的牛若给了吃牛及的及川票友
抽到的谷地小可爱给了吃百合组的基友
……我的手气真的非到十分有预见性啊(

(那套的月山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可爱了 今年也想抽

不过阿鸽爸爸后来在北京扭到了及岩吧唧!爱她一万年!
明明我自己扭的时候就只能扭到乌野三年组而且还是最后一个!!!!(放开我让我花钱.jpg

其实哪天我要真的要离开本丸了,不动和安定也不大会挽留我。

或者说其实并不想被他们挽留吧……鲜花和泪水这样的场景自然会向往啊,但是更喜欢的果然还是不告而别……弱化离别带来的伤感,大家都会好受一些。

其实真正的理由是,觉得他们值得更好的人。他们承载的能力比我们强大太多啊……就像我有一天会完成作为人类的使命然后死去,也希望他们能完成作为刀剑的使命存在下去。有点宿命论的感觉了hhhh毕竟是不同的存在,不同之处也就在于此吧。

遇见你们真的是太好了。

被过去塑造的你们,真的太美了。

【弦月梦影】INTACT/安然无恙

*私设
*intact意为“未开发,未经触碰的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快看快看!新来的!就是那个,是——”

学生会长猛地拉开门,挤挤攘攘看热闹的学生瞬间推后拉出距离,塞尔横在门前怒吼:“给我适可而止啊你们!!”

大家无趣地散开,凯勾着唯一的肩膀走过来,推了推怒气没消的塞尔:“学生会长今天也辛苦啦。”塞尔叹了口气,和他们走在一起。他揉了揉眉心,向唯一问道:“今天吃什么?”

没人知道他们三个人是怎么混在一起的。有可能是在基础学部的某次考试中共用了一份小抄,也有可能是为了食堂最后一只鸡腿打过一架,也大概是因为唯一对于他们两人都是绝对客观的局外人,所以他们一边分配着饭盒里的煎蛋一边商讨禁止...

[不动婶]我从梦中醒来

*轻微鲶尾/骨喰

*不动视角

*女审


有个人正坐在我身边,挡住了月光。

我花了一会儿清醒,却想不起来做了什么梦。心脏跳的很快,我晃了晃神,确认自己已经醒了。

腰有些受凉的酸痛。我坐起来,身上陡然一凉,这才发现原本盖着一块毯子。我正准备把滑下去的毯子重新裹起来,那人听见了木板受压发出的响声,回头看着我。

“あ……” 我稍一犹豫,没有说出口。

“晚上好。” 她望着被月光浸满的庭院。

那么也是来赏月的吗?

背上的毯子非常温暖。我缩在里面,看着风中摇曳的草木泛起淡蓝色的波浪。我不是个擅长聊天的人,有些找不到话说。她向我问道:“能看看你的刀吗?”...

[信浓不动]神様

*现世/看不出来的黑道/学paro


我厌恶地喝下醉我的酒。

 ——《纪德日记》

1

信浓藤四郎第一次见到那家伙时,并不是在酒吧里。倒是不动行光第一次被叫出名字,第一次被拽到阳光和人们的视线里,是在酒吧门口。长谷部粗暴地扯着他的头发,都扯出了眼泪来;不动在酒精的作用下无力地咒骂着,用上了这些年见过所有的污秽之物,以及他平生从未说过的下流话。

“不动行光?”几分钟前,长谷部的语气还仅仅只是惊讶而已。甚至还有一点点发现旧交还活着的惊喜。

所有人的目光投向这个烂醉的家伙:“他就是传说中那个不动行光?”

“怎么——喝点酒不——沃日死压切你给我住手!!”

信浓悻悻地听着当时和...

©周小河 | Powered by LOFTER